<mark id="rrdxx"><track id="rrdxx"></track></mark>
    <del id="rrdxx"></del>

    <cite id="rrdxx"></cite>

        <font id="rrdxx"><track id="rrdxx"></track></font>

          <b id="rrdxx"><noframes id="rrdxx"><b id="rrdxx"></b>
                母親做的腌蘿卜
                發布日期:2021-10-22    作者:李毓    
                0

                在夏天播種的紅蘿卜,經過兩月有余的生長已經長得有巴掌那么長,圓滾滾的,可以吃了。母親高興地拍來視頻,一根根鮮紅、水靈的紅蘿卜勾著我的饞蟲,也勾起我的回憶。

                母親做的腌蘿卜

                紅蘿卜是做腌菜的一個重要原料,每年秋天,母親都會腌上一缸紅蘿卜,不論是炒青蒜、炒肉,或是配白粥,腌紅蘿卜都是不二之選。早些年在家的時候,母親腌紅蘿卜時,我總在她身邊,是她的得力助手。

                紅蘿卜的種子一般在夏天氣溫開始轉涼的時候種下去,兩個多月就能長大,長大后的蘿卜有成年人手掌那么長,長得壯實的蘿卜有娃娃的手臂那般粗。因為全家人都愛吃母親做的腌蘿卜,所以老家有一塊專門用來種蘿卜的菜地,春天有小蒜頭蘿卜,夏秋有紅蘿卜、白蘿卜,冬天有青蘿卜,一年都不缺蘿卜。紅蘿卜成熟后,從地里一根根拔起,裹著泥的蘿卜新鮮水靈,經水洗過后更是紅艷艷的如少女的面龐。

                紅蘿卜洗干凈后,母親會搬來一個很大的盆,盆中間放上一塊砧板,盆外邊是幾盆碼放的整齊的紅蘿卜小盆。待一切準備就緒,母親就坐在盆前面開始切蘿卜。

                蘿卜切掉紅纓子和尾巴,剩下圓滾滾的身段被母親一切為二,每一小段再切成長條。別看工序簡單,幾盆切下來,往往累得母親腰酸背疼。我勸母親去休息一會兒,她卻總說:“快切完了,切完了再去。”可一坐又是幾個小時。

                母親負責切蘿卜,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給蘿卜條抹上鹽,然后放到陽光底下曬。腌蘿卜條其實很簡單,上一點鹽,曬干凈水分就算完工了,但是因為蘿卜條似乎是取之不盡,所以晾曬起來,十分地費時間。為了讓蘿卜條充分地曬到陽光,我按照母親的吩咐,把幾張板凳拼湊在一起,然后在板凳上放置一塊木板,把切好、抹好鹽的蘿卜條均勻地放到木板上,等待陽光的“變戲法”。這個過程反復、費時費力,我年紀小的時候不愿意干,后來年紀大了,知道母親辛苦,也就不再抱怨,而是主動和母親搭手,一起完成這項秋日里的必備工作。

                蘿卜條放到木板上,接下來的一切就交給陽光。如果陽光充足,半個月的時間,蘿卜條體內的水分就能夠被蒸發殆盡。等到蘿卜條由原先飽滿、晶瑩的樣子變為皺巴巴的,腌蘿卜條就算是完成了。腌蘿卜條便于儲存,秋日里做好,能吃到深冬,且腌蘿卜條白搭,生吃也可以,生吃時切成細窄的塊狀,加點醋和醬油以及白糖,稍微拌拌,就著糊糊、就著白米飯,或者就著饃饃都可以,那又酸又甜的口感是我最鐘愛的。

                我想著想著,視線又回到了母親的視頻里,又是一年腌蘿卜季了,不知道何時能回去,和母親一起在陽光底下切蘿卜,曬蘿卜,再嘗嘗那樣的辛苦和那樣的甜。(計量檢驗中心 李毓)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A片,一本av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日韩Av一区二区三区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