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rrdxx"><track id="rrdxx"></track></mark>
    <del id="rrdxx"></del>

    <cite id="rrdxx"></cite>

        <font id="rrdxx"><track id="rrdxx"></track></font>

          <b id="rrdxx"><noframes id="rrdxx"><b id="rrdxx"></b>
                母親的鍋鍋菜
                發布日期:2021-10-20    作者:景鵬軍    
                0

                母親的鍋鍋菜

                每當到了周末,緊張了一周的人們,總按自己的口味愛好做點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平時工作忙沒時間做的飯菜總能在周末出現在自家的桌子上,看著自己喜歡的飯菜,一周的乏與累頓時被沖散了許多。

                近一個月接連下雨,讓氣溫降得更低了,感覺夏天才過去,直接跳過了秋季。冬意漸濃,就想吃點熱乎的飯菜,讓自己的身體充滿能量。不僅讓我想起了一家人冬日里最愛吃的鍋鍋菜(家鄉人對砂鍋熬菜的俗稱),于是全副武裝的去超市采購食材。

                超市里,木耳、黃花菜、肉買了滿滿一大袋,回到家先煮肉,再打電話向母親請教關鍵食材——肉湯的熬制方法。電話里,母親將肉湯燉蘿卜的程序和要決一遍遍仔細的教給我:“紅白蘿卜切成塊,倒水到八成熟,要記得放鹽,再用涼水泡去蘿卜的澀味,肉煮好后,不要撈里面的調料包,再把蘿卜倒進肉湯里煮五分鐘后就好了”。完了還不忘問我“還要放炸的雞肉丸子和酥肉,你會做嗎?還有腐竹、木耳、粉條都要提前泡好,還有……”你聽到這些,我有些犯傻,想不到每年過年才能吃到的鍋鍋菜做起來這么麻煩。光食材就要準備十多種 ,而且雞肉丸子、酥肉還有經過提前加工,真的難以想象我母親在臨近過年時,得經過多少的艱辛才將這些我們過年時餐桌上的美味一樣一樣的弄回家、并且做成可口的美味。

                記得前幾年過年回家除了陪父母聊天,就是我們姐弟幾個打打鬧鬧,而父親就是在旁邊看著我們,感覺肚子有空隙了,父親就會很合事宜的端上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準備好的鍋鍋菜和大白饅頭。一邊端上桌兒,一邊笑著說:“來,先歇會兒,吃點東西,然后再繼續戰斗。”看著那熱氣騰騰的鍋鍋菜,里面各式各樣的食材已經讓人垂涎欲滴,再加上母親精心炒的八寶辣子,我們幾個都毫不退客氣地抓起筷子大吃起來,我們只顧著低頭囫圇吃著,卻忘記了去父母發現的手藝變得越來越好,直至離開了家門越來越久,在外面晃蕩越來越長的時候,才越發的想念父母做的飯菜。每次想家的時候,就很吃媽媽做的鍋鍋菜,在我們姐弟幾人的心里,那一鍋鍋鍋菜,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美味了!而我們也只有在家里,無論天寒地凍還是酷暑難耐,都能肆意享受著父母的寵愛。

                后來我才漸漸知道,每年年關母親都會和父親冒著寒風,開著家里的三輪車,趕好幾個集市,才能把過年用的菜、肉和其他年貨買回家。“娃兒們過年肯定早早就回來了,他們姐妹幾個都愛吃鍋鍋菜,年上天冷,多煮些蘿卜吃了對身體好。”此后不管回家多忙,我都會在飯時幫你著父母張羅,盡管我能做的并不多。

                近幾天天氣特別冷,下班之余,也學著母親的手藝做鍋鍋菜,跟愛人和孩子圍坐在桌前解解饞,盡管與母親做的還是有差距,但她們還是不遺余力的夸著我,讓我覺得為家人做一項可口的飯菜是很有意義、很幸福的一件事。想著我的父母對他們的兒女大概也是這種心理。看著我們開心的吃完他們做的飯菜,也會感覺很幸福。

                天氣漸冷,寒冬來臨,我想家里的鍋鍋菜一定會像往年那樣充滿幸福的味道。(煉鐵廠 景鵬軍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A片,一本av高清一区二区三区,亚洲日韩Av一区二区三区中文